我非常兴奋
2019-11-06 13:0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童年的时光是一首小诗,似水流年中,很多事情很多人已渐渐淡出我的记记,但童年那段时光的美好如一幅美丽图画,如一首动听的歌谣,让我温暖,让我宽厚,让我乐观地面对人生。

那些日子,充满了玩的快乐。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门前的院子里,我的小朋友总是一呼百应。我们玩普通的游戏,比如跳皮筋。是这样的玩法:若有八个人,分两组,各出一人撑着皮筋,从脚踝开始,一点一点向上升,看哪组跳得最高。那种情形有点象两队pk升级,最后,我总是能跳到最高。这时,两组基本上就只有两个人了,大家睁大眼睛看谁能跳得过了小举,一般过小举就得有高水平了,还得助跑。若都过了小举,我们最后就比拼大举这个级别了。我先快速助跑,然后双脚背身跳起,用脚尖去勾皮筋,成功时大家高兴得欢呼,失败时只能一声长叹,常常玩得不知天黑。有时,我的姐姐也加入我们玩的队伍,她来主要是为我们排练节目,当大院里的人无聊得发慌时,我们这个小小演出队会出场为他们演出。记得有一次快过年了,大院里的人真的集合在礼堂里,等待我们的表演时,我非常兴奋,也很紧张。我独唱《映山红》,记得是上台了,小小的我唱出的歌声是颤动着的,但唱完了,听到了如雷鸣般的掌声,幸福的感觉,快乐的感觉,温暖了我的童年。

那些日子里,充满了吃的快乐。我生长在南方,小时候吃过的东西,到了成人后,好多已成为记忆。那时常常窜到同学家的甘蔗地里去吃甘蔗,吃得嘴角裂开;吃那些红红的水水的甜甜的樱桃,但吃不多,因为妈妈买得不多,可能有些贵吧;不过,没水果吃的时候,我还会和小朋友们吃生地瓜,吃生红薯,在放学的路上跑到水田里去挖荸荠吃,有时在水里里涮涮擦擦啃了皮儿就吃了,不管卫生不卫生,真甜到心里。秋天来临的时候,还和同学上拐枣树,勾拐枣吃,是一种软软的清甜记忆。那时,奶奶还会在夏天给我们烙槐花饼吃,上树摘槐花的活儿我包了,我从没摔过。槐花饼很香,但现在我怎么做却也做不出童年那种味道了。

每个人的记忆中,都有一段美好的时光。对这段时光的回访只能在深夜看书时的冥想中,只能在甜美的梦境里。如果有时光隧道存在,很想穿梭回到童年。因为,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gzxsdai.com.cn港台最快直播开奖结果,香港合彩开奖现场直播,香港合彩开奖现场直播版权所有